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66672.com >

丁一凡、楚树龙:中美贸易战及其背后的战略博弈

发布日期:2019-08-18 14:3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自2018年开年之后,美国先后针对中国公布多项征税措施,中国也随即做出有力反制。在中美因一系列贸易纠纷你来我往之际,美国又于近日宣布对中兴通讯实施为期7年的出口禁令。随着中美贸易摩擦升级,中美贸易战接下来的形势如何?中美双方的战略和策略是什么? 当前和今后中美关系发展趋势怎样?

  4月21日,“大企业大集团(重庆)2018干部自主选学课堂暨新时代组织新能力建设学习计划继续开讲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研究员丁一凡,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楚树龙做客两江新区,以其透彻的研究、通俗的表达联袂为学员解析中美贸易战及其背后的战略博弈。

  丁一凡介绍到,此次贸易战是“美国首先发难,搞301条款调查”。当地时间3月22日,美国总统特朗普依据“301调查”结果签署总统备忘录,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征收关税。4月3日,美国政府公布依据“301调查”对中国出口美国产品加征关税的清单,清单上包含大约1300种商品,总价值约为500亿美元,主要涉及航空航天、信息和通信技术、机器人和机械、医药等行业。“近日美国对中兴的‘封杀’,也是剑指‘中国制造2025’。”楚树龙表示。

  “美国的论点站不住脚,中方也采取了反制措施。”据丁一凡与楚树龙介绍,中国已经开始对美出口的3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20%至25%的关税,而针对美国500亿美元的征税清单,中国也宣布拟对美国500亿对华出口产品增收更高的关税。4月5日,特朗普又宣称,考虑再对中国1000亿美元出口商品加征关税,面对美国政府挑起的贸易摩擦,中国政府给出了强硬回击。“如美对价值1000亿中国对美出口产品增加关税,中国将采取同样措施。”楚树龙表示。

  除此之外,习主席在博鳌论坛上也强调,各国要顺应时代潮流,坚持开放共赢,并宣布了中国扩大开放新的重大举措。“例如中国将放宽对金融、保险、证券等领域的外资准入、业务范围限制;放宽汽车行业的外资限;上半年完成修订外商投资负面清单,全面落实其国民待遇;加强知识产权保护,鼓励中外企业正常技术交流合作;扩大进口,降低汽车等部分产品的进口关税,要求美国等放宽对华高技术产品出口管制。对于上述措施,习主席表示将尽快落地,宜早不宜迟,宜快不宜慢。”楚树龙补充到。

  “首先是美中之间巨额的贸易逆差,但这个原因不是决定性的,小布什,奥巴马等美国前总统在任就长期存在;其次是美国企业多年的抱怨和要求,例如抱怨中国政府支持国有企业发展,有政策倾向;第三,特朗普是美国历史上少有的‘商人总统’,没有公共服务经历,所以特朗普政府有着传统的‘重商主义’;第四则是特朗普政府以‘美国第一’作为总体的对外政策;第五,就美国国内政治而言,今年11月是美国中期选举,特朗普势必要为自己和共和党争取利益。”楚树龙表示, 除了上述动机,还有一个重要目的便是以此为契机,限制、制约、平衡中国崛起,特别是高科技和制造业的竞争。

  对于美国意图以贸易战制约中国,丁一凡表示:“这源于中国是全球唯一一个各个产业都可以与美国竞争,并且在全球市场上不断挤压其份额和利润的超大国家,因此,美国对华的‘贸易战’只是对华大战略的一部分。”

  “第一是中国制造2025,将使中国在21世纪里统治全球的制造业;第二是一带一路,中国的地缘政治将扩张;第三个是中国的5G网络将再一次在科技技术上占主导地位;第四是金融技术发展,虽说金融业还是中国的弱点,但中国计划在5至 10年内,把金融业发展为强大的产业;第五是争取货币霸权,用人民币作为石油和所有石油产品的定价货币。”

  对于中美两国此次的“较量”,丁一凡认为,表面上看是贸易较量,实际上是科技实力较量,深层次则是发展制度的较量。“美国最担心被超越的是半导体行业,这也是中国最薄弱的环节,所以中兴、华为成为第一批受到技术制裁的企业。”

  随着中兴被美国“封杀”,中美贸易争端似乎越演越烈,“准确来说,我们现在所说的‘贸易战’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贸易战,美国对华‘贸易战’的征税举措目前只落地实施了对钢铁、铝箔征收25%关税这一项 。”在楚树龙看来,从历史经验看,中美真正意义上的贸易战还不确定是否能打响,“中美在将来很可能会就市场开放准入,关税,知识产权保护,美国对华出口和中国对美投资限制等方面进行谈判”。

  “实际上,美国想打贸易战,深圳图库,中国有充分的实力和底气从容应对。当今世界已发生巨大变化。中国是全球最大市场,若引起中国进一步精准反制,看图中一肖一特网址,美国生产商将遭受严重损失。美国与中国打贸易战,将重创美国的宏观经济,甚至经济会再度衰退。”丁一凡表示:“未来5至10年,是中美摊牌的时间段,随着中国宣布了新的开放日程,美中贸易战可能会不了了之,只要美国找到了台阶,它不会继续打下去。”

  对于未来的中美关系,楚树龙表示,虽然除了贸易博弈,中美还存在台湾问题、南海问题以及朝鲜问题,但也应该看到其两面性和双重结构,即既存在对话、接触、协商、合作,也有矛盾、分歧、对立、对抗,不过“长期走势比较积极”。